在自拍未流行之前,她开始了自我的“角色扮演”

发布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4

  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的自拍作品很容易让人与当今最热门的亚文化之一“Cosplay(角色扮演)”扯上关系,但是与那些建立在既有人设的虚构角色的扮演不同,辛迪所扮演的角色从来没有确定的出处,仅来自于她对这个角色的理解与解构、重建,但是她的每一次扮演都让人觉得这个角色似曾相识,或者出自于某部真实的电影,或者可能是你身边某个真实的人。

  1970年代,一个自拍远不如现在流行的年代,辛迪·舍曼就开始在自家阁楼里,用延长快门线或指挥家人与朋友在特定的角度用黑白胶片捕捉自己的表情和动作。

  没有手机前置摄像头,没有数码相机即时取景功能,也没有凝视镜头可以参照反光的自己,每一个按下快门的瞬间都需要巨大的想象力、运气以及默契。

  后来她开始和朋友开着房车四处寻找适合的场景,换上服装和假发,装扮成悲情电影(Film Noir)或是40-60年代的好莱坞电影的女主角,似乎是在等待没有出现在画面中的人或与之对话。

  画面中伴随着窥视感、不安感,揭示和讽刺了那个时候的美国女性在传播媒介中被物化的、脆弱的普遍形象。

  除了受早期美国电影、电视、杂志和广告的影响,辛迪对于角色的理解还建立在她对周遭世界中作为个体的人的观察。

  早在正式作品《无题-电影静照 》(Untitled Film Still)之前,她从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学院学习艺术毕业之后,便开始拍摄《无题-公车乘客》(Untitled Bus Rider)系列。

  辛迪观察了她在公交车上遇到的人,并将观察到的结果融入表演之中——除了顺性别的女性角色外,还有1位男性角色和3位中性装扮的角色,可以看出她用自己的身体和语言再现人物特点的能力,并突破了性别的桎梏。

  闪光灯所塑造的那种人物瞬间的凝固感,让这些角色更具有舞台性,“他们”的剧本则是公交车上短暂旅程的浓缩。

  辛迪·舍曼对于每一个角色身份的塑造无疑是成功的,从夸张而精巧的服装,细致到每一个毛孔与褶皱的化妆术,各种佐以道具的姿势,到她为此特意学习的用光技巧,或 Photoshop 后期背景,在这些搭配的有力渲染下,角色所代表的美国各个社会阶层的各色人士被放大、聚焦和关注。

  尽管技术和技巧都可以达到,但她并未试图掩盖这是一个“表演”,从而将观者的注意力从角色的叙事引导到背后的概念,同时让人反思:若是剥离了这些外在的服装、妆容、道具、背景,真正的我们又拥有着怎样的身份?我们是否也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中努力地“扮演”着“自己”?

  辛迪的作品中同样有对于当下女性生存状态的映射,在她那张标志性的作品《无题-153号》(Untitled #153)中,湿润绿色草甸上横躺着一张看似备受摧残的脸,眼神带着震惊、绝望以及逐渐消失的生命力。

  尽管照片中并未展现人物身体的大部分细节,也能够让人想起那些警方公布的失踪被侵害然后遗尸郊区的女性。

  尽管辛迪否认自己在创作的时候具有女性主义的意识,然而辛迪的作品中所扮演大量的、多样的女性角色通过她强有力而直接的表达方式,向公众展示了美国女性在女性自己的视角里的状态。

  辛迪·舍曼 (Cindy Sherman )生于1954年,是一位美国摄影师、艺术家和电影导演。在她大多数作品里,她是唯一的主角,也是化妆师、摄影师、灯光师、服装师、道具师和导演。她被公认为是当代艺术中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与我们取得联系
姓 名:
电 话:
内 容: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郑重声明:弥亚摄影所展示的作品均来自真实客人定制照片,并经由客户本人同意在弥亚摄影唯一官方网站行发表。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违者必究!
Works on display are from real customers custom photos, and I agree by the customer's official website be published. Shall not be reproduced without permission or used for any commercial

友情链接LINKS